2018年5月9日星期三

中国取消主席任期限制的无奈和现实必要性


中国取消主席任期限制的无奈和现实必要性

新加坡南洋出版社社长 战略与产业研究专家 董玉振工学博士

中国修宪取消主席任期限制,受到多方批评质疑。这类批评不外乎包括中国在开历史倒车,重返独裁等。这些批评声音如果是出于对中国的善意,都是建立在对制度的幻想和对中国现实的不够了解基础之上。如果国外媒体或机构出于习近平不符合他们的口味的原因,则另当别论。

国情现实下的无奈需要

今日中国的国力已达几百年来没有的高度,经济、科技、基础设施、军事实力的发展成就都非常亮眼。如果因此认为中国将顺利发展成现代化国家,则未免过于乐观。在令人炫目的发展成就下,掩盖着广大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的,且令人担忧的系统性腐败的残酷现实。看一下习近平上台后大力反腐揭开的盖子,腐败程度用触目惊心当不为过。解放军是中共精神面貌和国家力量的体现者,但却有两个军委副主席,连带一群将军是祸国巨贪。领导干部的腐败更是从基层到政治局常委及其家属。勤劳的中国人民积累起的庞大财富,如果认为一定会带来可持续的繁荣,未免太想当然。没有彻底的清党,体制内部的持续高压反贪,阻止特权泛滥,体制同步完善等措施,庞大财富积累会旦夕之间流失。看一下亚洲金融危机时几个新兴国家是如何一夜返贫的,就该认识到这样的风险并非杞人忧天,中国的财富建立在沙滩之上。

习近平上台以来抓了不少贪官,但谁都清楚,这离建设一个廉明高效的政治体制目标,不过是万里长征才迈出第一步。积垢之厚,要清除之任重道远,整个党政系统离高素质政治意识的形成还差之万里,公民社会更遥不可及。

以中国之大,积累问题之严重,习近平启动的强力反贪如果稍有松懈,贪腐之风必卷土重来,而且会更加疯狂掠夺公共财富和各种特权。反腐需持之以恒坚持下去直至最终胜利,直至确立完善的体制。到那时,国家各方面走上正轨,党政体制可以自动高效运作,对领导人的个人能力要求不再那么全面而强大,中国政治生态才算渡过了不稳定期。两届任期限制可以有助于实现权利平稳交接,但对于权利的高素质运作则毫无用处。这是制度的优势,也是制度的盲点。

赌第六代的素质是个低胜算事件

继续维持主席任期两届限制,未来第六代领导层继续未竟的廉政和制度建设,这是很多反对修宪者的幻想。他们忽略了一可能性:第六代是否一定会像习近平有如此强的意志力推动反腐?是否要拿国运去赌第六代领导层的素质?过去的实践已经残酷证明这种赌注输掉的风险实际上比赢面要大的多。这符合统计学上的正态分布。
习近平是毛泽东时期教育出来的干部,经历过上山下乡,这种特殊经历使得他对中国底层人民有深切理解和同情(指望现在大都会成长的干部搞明白中国基层和三农问题,基本上是缘木求鱼),对建立公正公平的社会有深刻体会和期望。他又是红二代,有强烈的责任托付意识,有红二代们所特有的权利根基,加上过去已经充分表露的习近平本人的情怀,这些条件给了他巨大优势和勇气。这些综合素质要在未来第六代领导人身上重现,必将是个小概率胜算的赌博。
第六代领导人的年龄决定了,他们缺乏早期共产党党性教育,在改革开放后污浊的社会大环境中成长,难有习近平这样的阅历和背景,民众凭什么相信他们可以靠自己的政治手腕能无所顾忌地强力反腐?他们能在复杂的北京政治圈中立足都已经不易。过去中共不是没有这方面的负面案例。
因此,中国越富有,问题积累越多,各种矛盾日益尖锐,解决难度越高的情况下,临阵换帅绝非智选。如果说二战时罗斯福连任四届是战时需要,那么今日中国的国情之险峻不亚于二战时的美国。

制度的迷思

毫无疑问,高效运作的制度要比出现英明领导人更加重要,这是中国这种大国长期可持续繁荣的必然要求。但不考虑具体国情而迷信制度作用,则值得商榷。

国家政治制度好比一副设计完美的建筑图纸,认为有这张图纸就能建起高楼大厦,未免太简单化了。一座大楼的建设还需要合格的建筑材料,就成了构建这座大楼的钢筋水泥。很显然,没有合格的人,任何好的制度也是枉然。只要看一下那些抄袭欧美政治制度的亚非、南美各国的体制运作实效,就该有个大概的了解。因此,制度固然重要,但没有人的素质为保证,大谈制度的重要性没有意义。就中国的近况也可看出,习近平上台前后制度上没有大的改变,但他的上台却带来政风突变,吏治更新,民心向上的转换,这本身就为唯制度论者提供了反思的借鉴。
中共执政体制给了便利条件来修改制度,这在西方民主国家看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正是中共能随时做出调整,反而是很多发展中国家无法做到的,这反而是变革时期的一个特别优势。当然,最高领导人个人操守和素质将带来不确定性。从长远来看,制度完善始终是中共执政质量的目标和保证。

习近平的自我定位预测

中国过去四十年来最大的社会变革是人心的开放,使得任何领导人想终身执政和政治独裁都是极其不智的。这次修宪所遭遇的质疑和对这种质疑的宽容本身就是社会进步的标志。
本次修宪明显目的是为习近平的继续领政铺路。根据以往习的言行和表现,可以看出他是位有担当、有魄力的领导人。他带着执政党、国家赋予的强烈责任感,肩负父辈的荣辱,有“舍得一身剐”而一往无前的勇气,在严峻国情下他不会半途而废,相信他未来也不会恋栈权位,他很清楚在领导位置上终老的历史评价将抵消他的贡献,并连带伤害其父辈的荣耀。

笔者的判断是:彻底清除体制积累的问题,端正党风官风,在意识形态上重建中国社会,实现国家统一,健全党和国家监督管理体制,以最快进程至少需要十年(习那时75岁),长则十五年。那时,改革开放大业成功实现从探索到成功的跨越,党和国家管理体制开始具备自动导航功能,习的声望如日中天,他退出政治舞台的最佳时机也就到来。到时重新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补上临时卸下的这块宪制挡板。
在一个完善的制度下,以后很难再有人有能力随意卸下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