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3日星期二

董玉振赤道北望:南海仲裁案的软肋及中国的南海对策

董玉振赤道北望:南海仲裁案的软肋及中国的南海对策
 
旅居新加坡学者  董玉振
(转载请注明:该文原始出处为董玉振的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微信:gudongz。微信公众号转载需要征得作者同意)
说明: 该文2016年7月13日写成后发表于新浪博客,但被新浪删除,转载于此)


虽然中国对南海仲裁庭的裁决采取了三不政策,但还是有必要对最后仲裁结果进行研判,探寻中国在南海的最佳策略。
 
菲律宾对中业岛控制导致仲裁结果的软肋
 
菲律宾在南海所占最大岛屿就是台湾国军于1970年代撤出的中业岛。该岛甚至还有可供军用运输机起降的跑道。相比于菲律宾在南沙争夺或声称拥有的其它礁盘,该岛事实上成为菲律宾在南海最大的利益所在。
但这次菲律宾搞这个仲裁闹剧,面对其对中业岛权益的坚决诉求,却为本次仲裁埋下了一个致命的软肋或缺陷。
该岛距离台湾控制的太平岛只42海里。台湾在仲裁期间曾邀请多国专家、政界人士和媒体界登上太平岛,向世界宣示了太平岛是岛而非礁的事实。据网上新闻,在这次登岛后台湾向仲裁庭递交的太平岛是岛而非礁的资料,拖延了这次仲裁的宣判,因为这确实是个让美国主导,且必须兼顾菲律宾利益的仲裁庭头疼的证据材料。很显然,如果承认太平岛是岛,则必须承认200海里经济区范围,则可将明显是礁的菲占中业岛宣布为非法占领,也彻底得罪了越南。菲律宾花费千万美元搞这个仲裁闹剧的结果是把自己赶出南海中业岛?这显然是个不可接受的结局。
仲裁庭的这些仲裁员们似乎只有宣布太平岛是礁,才可以对得起菲律宾的一份满腔热情。至于道德与科学,在美国和仲裁庭伪君子面前就只有束之高阁了。
 
但将太平岛裁定为礁,则为这个仲裁结果增加了一个经不起任何考验的软肋。太平岛是岛的特质很容易被一而再地去验证。一个仲裁判决中有这么明显的错误,直接挑战了仲裁结果的合理性与权威性。所以,仲裁庭在兼顾菲律宾中业岛利益时,也自打嘴巴地增加了仲裁结果的闹剧成分。
菲律宾这千万律师费看来是白花了。不得不说,马英九在卸任前邀请多国人员登太平岛和向仲裁庭提交太平岛为岛的依据,使得仲裁庭无法回避太平岛,算是马英九对一个贡献(小马最后几个月的表现证明他还是多少有点料的,我在2014年所写的9篇台湾系列文《反思:大陆是如何失去台湾的?(三)大陆政府的责任检讨》中直接藐视了他,看来这位当年保钓热血男儿在娘娘形象内还抱有那颗火热的赤子之心)。
 
仲裁判决对中国的利弊得失
 
由上述分析,仲裁结果的公正性和权威性大为削弱。以后只要找适当时机邀请联合国组织专家对太平岛是岛做出一个单独的专业判断,这次仲裁结果就立即被否,因为即使按照海洋法,这也是南海归属的关键环节。
 
但眼前的一个好处很明显,就是理念台独的蔡英文当局面对这个仲裁结果,不得不明确表示反对。如果没有这个判决,蔡英文为取得美国欢心,可能会在南海问题上采取模糊政策,从其最近把海防舰从太平岛调回就可以看出这种可能性是高度存在的。但这次仲裁结果使得蔡英文完全没有退路和模糊空间,只有和大陆一道反对和不接受仲裁结果。理性台独如蔡英文者,在美日助推的仲裁庭闹剧下却奇妙而不得不和大陆做出同样的表态。也许,这对缓和两岸的对立情绪有正面意义。
 
对于中国,由于太平岛因素,反而给世界各国“不明真相的群众”提供了一个宣传和认识中国对南海主权的良机。正如前面所说,只要大力推动太平岛为岛的国际认可,就可以让国际社会跳开西方舆论的误导,对中国的主权所有正当性有个重新认识。这次仲裁等于把太平岛这个外域国家不怎么关注的小岛推上了前台。
这次仲裁激起了全世界的兴趣,中国应借此加大宣传力度。但在这方面恰恰是中国的弱项。借助互联网把我们的证据传到全世界。外交部网站罗列了很多强有力证据,但语种不多,应该专门建网站,用亚细安各国语言和联合国5种官方语言,宣示中国的立场。要知道,如果能影响各国百姓和精英阶层(尤其那些无关国家),那么他们政府在南海问题上不得不有所谨慎。(转载请注明:该文原始出处为董玉振的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微信:gudongz)
 
中国下一步策略:大棒加胡萝卜
 
就当前情况,中国是采取强烈手段对付菲律宾,还是就这样冷却下来,是两个方向。根据我对中国外交的一贯思路的理解,这次中国很可能会宣示一下,搞搞演习,然后不了了之,维持南海现状不变。中国这样做的考虑有二:一是给菲律宾新政府一个机会来修补两国关系。新政府上台后即宣布重视与中国关系,并对美国多有微词。中国政府当希望以此为契机来离间菲美关系,如果中国借此仲裁为由严惩菲律宾,则担心将菲律宾彻底推入美国怀抱。二,中国采取强硬手段将菲律宾赶出中业岛,担心会因此而使得南海绷紧的局势更加紧张,尤其在三大人工岛机场还没有完成军事基地化,中国政府可能更想缓一段时间,等三大人工岛完全建成使用,南海防空识别区设立,到那时再赶走菲律宾还为时不晚。至少,那时中国有完全的把握来对付美国可能的介入。黄岩岛建设也必将在那时启动(中国没做好在南海战胜美国的准备前,应该不会启动黄岩岛建设,因为对美国在菲律宾的军事存在的威胁太直接了,这可能会是一场“古巴导弹危机”层次的较量)。可以说,上述策略是稳健低风险的选择。
但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菲律宾搞的这个闹剧,在外交上给中国增加了负担和成本(那些支持中国诉求的国家是否私下提出过条件?)如果中国就此让菲律宾过关,其它南海周边国家是否会看透中国的顾虑而更加肆无忌惮,这是个可能的后遗症。中国政府应该清楚,南沙群岛夺回来是必然要借助于军事力量的,和相关国家翻脸是早晚的事。那中国政府就要判断,翻脸的对象和时序,是同时翻脸,还是逐个解决?很显然,逐个解决是最理想的。在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印尼(主要纳土纳海域划界),最先解决的是哪一个?或者说顾虑最小的是哪一个?菲律宾!
 
解决菲占南沙岛礁的主要风险是美国介入,但这种可能性为零。因为美国政府曾宣布会保护菲律宾本土不受攻击,但对于有争议岛屿问题,美国从来没有表态,也不会表态。实际上,根据《美西巴黎和约》第三条规定,菲律宾西部疆界不超过东经118度,即菲律宾当前所占所有岛礁都在美国和西班牙签署的上述条约的边界以外,所以,美国不可能公开支持菲律宾对南沙的领土和领海诉求,否则的话就是自打嘴巴。所以,如果中国强制菲律宾撤出中业岛,美国军事介入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比如,中国可以给驻岛人员一周时间撤离,宣布将以中业岛为靶场进行实弹射击演习。由于参加射击演习的可能是海航,也可能是军舰潜艇,甚至可能的是临时运到渚碧岛的火箭炮,美国即使想介入也无从下手,因为导弹也可能是几百公里外发射的巡航导弹。
董某以为,通过将菲律宾赶出南海,有杀鸡儆猴之效。这会极大有利于与其它相关国家解决争议的进程。
另外一个因素也很重要:渚碧岛机场已经试航,但渚碧岛离中业岛只有12海里,而且中业岛就位于渚碧岛机场跑道延长线上。如果菲律宾替美国在中业岛安装美国控制的雷达和监测设备,渚碧岛上活动在美国近距离低成本的监视之下,任何飞机起降都被美国严密监视。这显然不是中国愿意看到的情况。
 
中国借仲裁判决之际驱逐菲律宾,也可以展示对仲裁庭的藐视。
 
南沙争议各国中,越南与中国紧邻,一旦军事解决就是较大规模军事行动。马来西亚整体比较低调,和中国维持不错关系,只有菲律宾经阿基诺期间的折腾,中菲关系已经到了可以撕破脸皮的地步,而且军事上可以速战速决。至于现政府对华的友好态度,在民主制度下,这种友好的热度可能只能持续几年,而且中国借仲裁案惩罚菲律宾也容易得到理解,这将让菲律宾精英阶层看清楚,这个美国背后操作的仲裁案,最终受害的是菲律宾,而美国在关键时候会见死不救。就像当年炮击金门时只打蒋舰,不打美舰,但美舰拔腿就跑,让老蒋对美国佬没有了半点信心。
 
胡萝卜加大棒是常用手段。菲律宾新总统期待中国的胡萝卜,但没有棒打屁股情况下的葫芦卜,只会被看成懦弱可欺,或者是看成他自己高超的外交手腕,甚至被错误理解为美国靠山的作用(这会给其它国家很坏的示范作用)。因此,只有大棒在前,胡萝卜殿后,这个胡萝卜才是分外地甜。如同黑帮大哥对犯错误的小弟都会先一顿揍,再施点恩惠,这点恩惠才让小弟感恩涕零。如果对于犯错误的小弟不加惩戒,而是上来就给胡萝卜,那你这个大哥就别做了。
 
面对经济不振的菲律宾,美国所能给予的支持是很有限的。中国劳动密集性产业部分外移菲律宾也是可能方向,因此,中国将菲律宾赶出南海后有大把的胡萝卜可以缓和两国关系,菲律宾不会因为被赶出南海而和美国更亲近,相反,眼前利益与外交独立及美国可靠性的综合评估下,美国和菲律宾将会渐行渐远,在上个世纪菲律宾人把美国军事基地关闭的记忆还存在于很多菲律宾人脑海里。中国可以将美国与伊拉克、利比亚、埃及等交往历史和后果以某种方式提醒一下菲律宾当局和民众,强化他们对美国本来的怀疑是完全可能的。同时也告诉那些仰仗美国狐假虎威的国家,借美国之力与中国对抗是多么不智。
 
毛主席说:对敌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在南海几个声索国中,彻底赶出菲律宾将是断其一指之举,未来的国际外交活动中,中国对菲律宾的任何南海问题的凄厉喊叫一概忽视,不理睬,不评论,逐渐弱化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声音。中国在南海重点高压对付对象只剩越南。通过一拉一打,陷越南于孤立境地。
 
不要被菲律宾新政府的漂亮话所迷惑
 
如果因为菲律宾新总统的几句好听话而放弃将菲律宾赶出南海的眼前良机,未免太可惜了。中国借机把菲律宾扫出南海,将在菲国内给阿基诺政敌提供口实,最终阿基诺因他的轻率政治行为而声誉扫地。就如同1962年印度尼赫鲁挑起边界战争被中国打败后,其国内政治行情一落千丈,并不久后忧郁而亡。
 
通过强硬对付菲律宾,将对相关国家有示范效应。为几个岛与中国争,不仅争不到,最后搞到自己国家损失惨重政治人物是拿自己国运和个人政治生命赌博。这种极为鲜明而对立的结果,对于未来通过谈判和平解决文莱所占那一个岛以及与印尼领海划界有帮助(印尼总统最近去纳土纳高调宣示主权,是对中国示威,反证了我在《
中国在处理印尼纳土纳群岛问题上的手法令人痛心》一文中的判断,唉,中央不用我的思路,太可惜了)。至于越南与马来西亚,对于越南只能军事解决,然后马来西亚可能和平解决,掌握好烈度与时序,中国在解决南海问题上就可以更加主动,而且对中国与其他国家关系的破坏减至最低。(转载请注明:该文原始出处为董玉振的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微信:gudongz)
 
从亚细安角度来看,菲律宾搞出的仲裁案本来就没人捧场,如果因为仲裁而受到中国报复,他很难博得亚细安成员的同情,菲律宾未来即使想拉整个亚细安来为反中国“侵略”造势,也很难得到响应,因为木已成舟,而国家利益是非常现实的。
 
借用毛主席在发动抗美援朝时的一句话: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毛泽东通过抗美援朝为中国赢得几十年的边界安定。近日南沙正需要这样的一拳,只有这一拳的威震之下,各相关方才会认真听你讲话,否则,你的诚意和忍让只会被当成一个顾虑重重,瞻前顾后的傻大个。
 
看到外交部发言人仲裁后所言”中国主张通过谈判来解决和菲律宾的争端“,真的让我感到担心。这是鼓励任何破烂无赖国家都胆敢对中国无礼,因为不会有太大风险。
 
北京顾虑重重的芸芸诸公,还记得林彪关于战争的一个理念吗:”战争只要有七成把握就可以发动,因为有十成把握时,最佳战机已经错失。
 
G20因素
 
如果中央顾虑即将于9月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会被杯葛,可以理解,那现在就抓紧军事化三个人工岛,G20结束后再行动,为战争清除菲律宾做些舆论准备,同时私下和菲律宾本届新政府接触,要他们撤出所占岛屿(当然不可能成功),并许以经济援助。G20峰会后就可以大作文章,中国届时对外宣示:中国为两国关系的恢复做了大量工作和沟通,但菲当局执迷不悟,中国不得不采取断然行动,将于10月最后一周在中业岛及周边海域进行实弹射击演习。
 
总之,菲律宾的无礼取闹如果不付出代价,让菲律宾继续长期在南海赖着不走,绝非明智之举。也将进一步把中国塑造成一个只会叫的食草恐龙形象,浪费了为这次仲裁所投入的巨大外交资源和舆论准备。
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中国扫除菲律宾后三年内,必将成为一对表面关系过得去友好国家的,甚至比中越关系更友好。到时再强调珍惜睦邻,展望未来还来得及。
(转载请注明:该文原始出处为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博士的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微信:gudongz)
 
(2016年7月13日写作于青岛飞新加坡的航班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